首页  »  经典激情  »  一次見網友經歷

一次見網友經歷

6點整,熙熙攘攘的廣場上,週末就是週末,人可真多,不愧是人口上千萬的省會城市。媽的,我腦袋進水了吧居然找這個鬼地方見面,到時候怎麼認啊。

不管那麼多了,蹲在敬愛的主席像下面,摸出一根「陽光」,掏出zippo點上。美美的吸了一口,想起有個網友問我一個問題:「你陽光嗎?」答:「我很陽光,因為我每天抽陽光」……

那傻娘們馬上消失……6點23分,操!不會放我鴿子吧……我甩掉第三顆煙蒂,摸出手機,沒等我撥號,自己響了,一看號碼嘿嘿…點子來了。

「喂,在哪兒呢,我可沒等過誰這麼久哈」「對不起對不起,有點堵車,我已經到了,你在哪兒呢」手機裡傳來略帶沙啞的聲音。不過普通話挺標準的,「我在主席像下面。,對,你就看誰最高誰就是我了…」(不要怪我囂張,我們這裡的人普遍身高不高,像我182的身高已經算有點鶴立雞群的了。

一邊通電話一邊眼觀六路,我注意到一個女生邊打電話邊朝這裡走過來。嗯…不錯哦,大概163的身高,我這個人有個怪癖,看女人先從腳看上去,她穿一雙精緻的黑色磨砂短皮靴,腿型還不錯。

繼續往上看,穿一條深色剛剛過膝蓋的麻質短裙子,腰上是一條咖啡色腰帶,穿一件嫩綠色的吊帶針織衫,皮膚是這裡的女生特有的那種白皙,我瞇起眼睛稍微在她的胸部停留了一小會,不算大,最多也就是32B,我不太喜歡大胸女人,特別是在床上那種波濤洶湧的感覺實在不怎麼樣。

最後…當然目光停留在她的臉上,不算特別漂亮,瓜子臉,眼睛圓圓的蠻可愛的,小鼻子,嘴巴塗了一點唇彩,顯得有一點大。我不懷好意的想到大嘴女人的妙處了。小弟弟已經很不爭氣開始蠢蠢欲動了媽的!!老實點…別給老子丟人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微笑著走了上去:「夏天?」她笑:「哇,沒想到你真這麼高,我還以為你騙我的呢」靠,!!!幾乎百分之75,9的網友見面第一句話都是這樣,煩不煩啊……我都回答累了:「沒辦法,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老實」「哈哈,我可不覺得」。

「等很久了吧?」

「沒關係,遲到是美女的特權」

「你也不錯啊,還蠻帥的」

……我老臉微微一紅,這個女人還挺大方的,估計今晚有戲,我悄悄摸了摸褲兜裡的房門鑰匙,那是找一哥們借的地方,那地方我們美其名曰「炮房」!!

「吃飯了嗎」「還沒有」「那走吧,肯德雞怎麼樣?」「好吧,隨你咯」。

走在路上,偷偷從後面打量了一下,嗯,長頭髮,扎個馬尾,身材不胖不瘦,臀部有一點點上翹……吞了口口水……再一次命令小弟弟老實點。

還是老一套,在春熙路上的肯德雞吃完飯,她胃口挺小,不知道是為了保持身材還是故意裝矜持,只吃了一對雞翅和一杯聖代。然後我們去真鍋喝咖啡,聊一些她感興趣的話題。

我偷偷看看時間,9點左右,真他媽是尷尬的時間,不早不晚的。咖啡廳裡放著懷舊的英文老歌,很自然的把話題扯到了音樂上面:「喜歡聽誰的歌」「無所謂啊,只要好聽就行」「平時唱歌都喜歡唱誰的」「李紋的歌我唱的不錯」「是嗎,我也很喜歡聽她的歌,唱給我聽聽好嗎」「啊,?在這裡?」「當然不是了,我知道有個地方唱歌不錯的,去嗎?」「好啊,你唱的好不好」「開玩笑,我可是大歌神!」「呵呵,是嗎,到時候別露餡了」……搞定!!她居然連時間都沒看一下,看來對我的好感度已經增加了不少了。

打個車來到新鴻路的花語歌城,(為什麼來這裡?很簡單,因為這裡離「炮房」近啊),走進大廳,因為包房在2樓,順著樓梯走上去,順勢用手攙扶了她一把。皮膚不錯,蠻滑的,而且她對我的小動作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反感,我不由的微微一笑。

小包房裡的燈光不錯,藍色為主調的顏色,正是我喜歡的色彩,迷離中帶著一點點憂鬱。剛坐下,門被打開了,一位穿著制服緊身裙的「嘉什伯」小姐走了近來:「對不起打攪了,請問2位喝點什麼?」小弟弟無可救藥的昂起了頭……懶得理它。我轉頭微笑著問夏天:「可以喝酒嗎?」「可以喝一點點」夏天猶豫著說到。

她說話時那種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的神色讓我心裡一蕩。我個人認為女喝了酒以後防禦度起碼降低百分之五十,可惜我的酒量偏偏出奇的差,啤酒2瓶就翻,哎,……「麻煩你,半打」。「好的,請稍等」。

「來,為了夏天,乾杯」,我端起酒杯,目光溫柔的望向她的雙眼。她有點拘束的端起了酒杯「謝謝」眼光在和我對視了不到三秒鐘後就慌亂的躲開了,真可愛啊……我在心裡讚歎到。

「過完這個冬季,你是否一如往昔……」唱得還行,特別是高音部分,很自然。鼓掌鼓掌……「不錯不錯,你是不是騙我的啊,你肯定是學聲樂的」高帽子又不要錢,猛扣就是了。「那有啊,你也太誇張了,再說我就不敢唱了」夏天臉又紅了,呵呵,有意思,這年頭難得遇到這麼純情的妹妹了。

唱完一首陳弈迅的《明年今日》,我又陷入了沉默,每次唱這歌總會想起以前不開心的事情,沒辦法。「你剛才的樣子好憂鬱」夏天開口打破了僵局。我笑了笑:「憂鬱是我的本性,快樂是我的面具」「又開始貧了,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也不想知道我的嗎?」

「名字不過是一個人的代號,只要你記得我的樣子,何必記得我的名字」

「哎呀,又開始玩深沉了,受不了你」,她從咖啡色的小包裡摸出一包「DJ」然後繼續找打火機。

「別費勁了,根據我的觀察,女人隨身帶打火機的概率不超過百分之四十」我摸出我的打火機給她點上,順手拿了一根放進嘴裡。

「你也要抽這個嗎,呵呵,我同學說這煙男生抽了不好哦……她們說這煙有殺精的功能哦」,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把後半句話說了出來。

「是嗎?那太好了,我連買保險套的錢都可以省了」,熟練的用zippo玩了一個花樣把煙點上,優雅的吐出一個大煙圈「哈哈,真是人不要臉鬼都怕啊」奇怪,這次她居然沒臉紅了,還看著我直笑,那眼神裡面似乎有種我非常熟悉的色彩,那色彩的名字叫———-「曖昧」。

差不多了嗎,嘿嘿,不過才2瓶啤酒啊,看來這個妹妹的酒量也不怎麼樣嘛。看看時間,快12點了,唱歌也唱不動了,嗓子都啞了,頭也有點發暈了。行了,再喝我今天什麼事都別辦了,我走出去結了帳,回到包房:「我們走了,好嗎」,她點點頭站了起來,微微有一點踉蹌,很自然的,我手放在她的腰間扶著她一起走了出去,下樓梯的時候她幾乎是整個身子靠在我身體上走下去的。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牽著她的手,2個人沒有說話,默默的走在已經有點微涼的夜路上。此時無聲勝有聲?也許把:)房子在新華公園附近,走過去也就10分鐘左右的時間。進了房子,我沒有打開電燈,窗外朦朧的月光灑了進來,輕輕的抱住她的身體,她沒有說話,也默默的抱住我,身體有一點不易察覺的顫抖。

我用手指輕輕的撫摸過她的額頭,眼睛,鼻子,最後停留在嘴唇上面,她抖的更厲害了。「喜歡我嗎?」我在她的耳邊輕輕的問到,順便親了親她的耳垂,「嗯。」從她的喉嚨裡只說出了一個字,然後她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因為她的嘴唇已經被我的嘴堵住了,嘴裡有淡淡的啤酒味道和混合了DJ的淡淡的檸檬味道,我有些貪婪的把舌頭深入了進去,慢慢的,她開始配合我舌頭的運動了,我感覺我和她不至是舌頭,甚至是靈魂都糾纏在了一起,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們停止了有些瘋狂的親吻,都開始喘著粗氣,我打開了一盞藍色的小燈,拉著她進了臥室。

她忽然說到:「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倒……什麼時候了你問我這個,「現在你可以叫我老公」我保持著臉上的微笑,然後把她推倒在床上,慢慢的壓了上去一邊親吻著她光滑的脖子,一邊我的手順著她的腿摸了上來。她大腿上的皮膚特別的滑,讓我留戀不以。

在我的攻勢下面她已發了輕輕的呻吟,不理會已經向我抗議了N次的小弟弟,我依然不緊不慢的探索著她的身體,溫柔的幫她除了衣服,解開白色的胸罩,乳房不大,但比較精緻,是我喜歡的類型。將臉伏了下去,用舌頭試探的舔了舔她那小小的乳頭,她身體不由自主的一抖。原來這麼敏感啊,我心裡偷笑。我還沒有使用我的絕技呢…

用嘴巴將她的一小半乳房連著乳頭吸進嘴裡,然後用舌頭順著她的乳頭打轉,這下受到強烈刺激的她反應更大,像忽然被電擊中一樣,「啊,!!」她叫了起來,同時雙手試圖將我的嘴唇移開,但她似乎是白費力氣,我抓住了她的手,輕易的將雙手舉了起來。

舌頭更是用力的肆虐著她的乳頭,她一邊叫著一邊扭動著身體,慢慢的吸了大概2分鐘,她的身體已經軟了下來,手也不亂動的,只是按著我的頭,似乎想我更用力的舔她的乳頭。

我心裡微微一笑。撐起了身體,望向她的臉,她面容通紅,不停的喘著氣,一雙迷離的眼睛無助的看著我。我知道她已經完全的投降了,只希望我能夠溫柔的對待她就可以稍微有點粗魯的拉下她的裙子,幫她脫下靴子。

把她抱到枕頭上面,和內衣一樣,她下面穿一條白色的小內褲,有一點點透明的那種,我知道她的下面已經很濕潤了讓小弟弟憋了這麼久,也應該讓它享受一下了,。

「幫我舒服一下好嗎?」我用盡量溫柔的語氣說到「什麼?」她含糊不清的問到,。

「用嘴巴弄啊」

「啊?我不會啊」

「沒關係,很簡單的,用嘴巴含住就可以了,這樣等一下我才不會弄疼你,知道嗎」

她點點頭,順從的爬了過來。用嘴巴將我的小弟弟包裹了起來,哇…真是舒服,我沒看走眼啊,嘴巴夠大,小弟弟這下你該滿意了吧。但是……等一下!!!!!好痛啊!!!天那!你用牙齒幹嘛????我忍住痛把小弟弟從「虎口」裡解救了出來,「你以前真的沒有弄過?」

她搖搖頭,一臉無辜的看著我,「我只和以前的男朋友做過一次啊,就再也沒有過了,我真的不會啊」

好了好了,我直接進入正題好了,從錢包裡拿出保險套,給剛剛恢復了一點元氣的小弟弟穿上雨衣。…「你你……輕一點好嗎」她有些驚恐的看著我的動作「我是可以輕一點拉,但是它可能不願意哦」我扯下了她的最後一點屏障,分開了她的雙腿,小弟弟估計已經是氣紅眼了,直接衝了上去!!

「啊!!」她尖叫了一聲,「好痛啊」!!

你叫個屁啊,才進去一半都不到呢,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但是的確我感到她下面真的好緊,看來她沒有騙我,只有過一次性經歷的女人,我耐著性子慢慢的撫摸著她的身體,一邊在她的耳邊請請的說一些甜言蜜語,讓她放鬆一點,磨磨裎裎的用了將近5分鐘才完全進入了她的身體,她的身體也已經完全放鬆下來了,經驗告訴我現在已經可以放開手腳了。

放心的抽動起來,她呻吟的聲音很小,很明顯是刻意壓制住自己不叫出來,真是個害羞的女人。做了10分鐘左右的活塞運動後我感覺有點累了,小弟弟也有點要頂不住的意思了。

於是,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會,開始慢慢的抽動,同時心裡默默的數著,1.2.3.4……,這是我自創的轉移注意力的方法,在這裡拿出來就當大家分享咯J,121.122…123…124…在我快數到200的時候她終於忍不住了,低低的呻吟已經不能抵擋快感的到來了,正在我專心的「做數學題」的時候,她「啊」的叫了一聲,同時雙手忽然抱住我的脖子,一口咬在我肩膀上面。我FT!!!!!!!一把扯起她的頭髮把她的頭按到枕頭上,低頭一看,血紅的一圈牙印。媽的!!牙齒還挺健康的嘛……

緩了口氣,想了想,把她翻了個身,這樣我就安全了,放心的從她的身體後面進入,真爽啊……從後面能比較深入的進去,而且每次抽插的時候都能感覺到她那很有彈性的屁股把我的小弟弟一夾一夾的,太舒服了~!!!!!這個時候我已經忘了數那些數學題了,狠狠的一下一下的插入,在我瘋狂的進攻下。

可憐的「夏天」已經完全崩潰了,她頭髮散亂著,牙齒緊緊的咬著枕巾,一雙手別過來死死的抓著我的雙臂。嘴裡含糊不清的哼哼著什麼,我正爽的開心,也懶得管她了,又過了大概10分鐘,我感覺高潮快來了,正想歇口氣沒想到「夏天」忽然屁股左右的扭動了起來,估計她的高潮也到了,她也不再很辛苦的憋著了,大聲的叫了起來,保守估計那聲量大概90分貝!

我被她這麼一搞,小弟弟再也受不了了,高潮的快感讓人絕望的襲來,我最後用勁全身力氣抽插了幾下,低吼了一聲:「啊“““`!!!」憋了很久的精液爭先恐後的發射了出來,一股,,二股,三股……,我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女人閉上眼睛享受著這短暫的快感,終於,順利發射完畢……

伴隨著快感而來的是無盡的虛弱感,我從「夏天」身上爬起來,摘下保險套,順手扔在一邊,看看她依然處在半昏迷的狀態,也懶得理她了,下床去沖了個澡,又抽了2支煙,打開了CD,剛買的JAY的新碟子,喜歡<以父之名>……

「我們每個人都有罪,犯著不同的罪,我能決定誰對,誰又該去沉睡……」仁慈的父,我已墜入,看不見罪的國度,請原諒我的自負……

6點整,熙熙攘攘的廣場上,週末就是週末,人可真多,不愧是人口上千萬的省會城市。媽的,我腦袋進水了吧居然找這個鬼地方見面,到時候怎麼認啊。

不管那麼多了,蹲在敬愛的主席像下面,摸出一根「陽光」,掏出zippo點上。美美的吸了一口,想起有個網友問我一個問題:「你陽光嗎?」答:「我很陽光,因為我每天抽陽光」……

那傻娘們馬上消失……6點23分,操!不會放我鴿子吧……我甩掉第三顆煙蒂,摸出手機,沒等我撥號,自己響了,一看號碼嘿嘿…點子來了。

「喂,在哪兒呢,我可沒等過誰這麼久哈」「對不起對不起,有點堵車,我已經到了,你在哪兒呢」手機裡傳來略帶沙啞的聲音。不過普通話挺標準的,「我在主席像下面。,對,你就看誰最高誰就是我了…」(不要怪我囂張,我們這裡的人普遍身高不高,像我182的身高已經算有點鶴立雞群的了。

一邊通電話一邊眼觀六路,我注意到一個女生邊打電話邊朝這裡走過來。嗯…不錯哦,大概163的身高,我這個人有個怪癖,看女人先從腳看上去,她穿一雙精緻的黑色磨砂短皮靴,腿型還不錯。

繼續往上看,穿一條深色剛剛過膝蓋的麻質短裙子,腰上是一條咖啡色腰帶,穿一件嫩綠色的吊帶針織衫,皮膚是這裡的女生特有的那種白皙,我瞇起眼睛稍微在她的胸部停留了一小會,不算大,最多也就是32B,我不太喜歡大胸女人,特別是在床上那種波濤洶湧的感覺實在不怎麼樣。

最後…當然目光停留在她的臉上,不算特別漂亮,瓜子臉,眼睛圓圓的蠻可愛的,小鼻子,嘴巴塗了一點唇彩,顯得有一點大。我不懷好意的想到大嘴女人的妙處了。小弟弟已經很不爭氣開始蠢蠢欲動了媽的!!老實點…別給老子丟人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微笑著走了上去:「夏天?」她笑:「哇,沒想到你真這麼高,我還以為你騙我的呢」靠,!!!幾乎百分之75,9的網友見面第一句話都是這樣,煩不煩啊……我都回答累了:「沒辦法,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老實」「哈哈,我可不覺得」。

「等很久了吧?」

「沒關係,遲到是美女的特權」

「你也不錯啊,還蠻帥的」

……我老臉微微一紅,這個女人還挺大方的,估計今晚有戲,我悄悄摸了摸褲兜裡的房門鑰匙,那是找一哥們借的地方,那地方我們美其名曰「炮房」!!

「吃飯了嗎」「還沒有」「那走吧,肯德雞怎麼樣?」「好吧,隨你咯」。

走在路上,偷偷從後面打量了一下,嗯,長頭髮,扎個馬尾,身材不胖不瘦,臀部有一點點上翹……吞了口口水……再一次命令小弟弟老實點。

還是老一套,在春熙路上的肯德雞吃完飯,她胃口挺小,不知道是為了保持身材還是故意裝矜持,只吃了一對雞翅和一杯聖代。然後我們去真鍋喝咖啡,聊一些她感興趣的話題。

我偷偷看看時間,9點左右,真他媽是尷尬的時間,不早不晚的。咖啡廳裡放著懷舊的英文老歌,很自然的把話題扯到了音樂上面:「喜歡聽誰的歌」「無所謂啊,只要好聽就行」「平時唱歌都喜歡唱誰的」「李紋的歌我唱的不錯」「是嗎,我也很喜歡聽她的歌,唱給我聽聽好嗎」「啊,?在這裡?」「當然不是了,我知道有個地方唱歌不錯的,去嗎?」「好啊,你唱的好不好」「開玩笑,我可是大歌神!」「呵呵,是嗎,到時候別露餡了」……搞定!!她居然連時間都沒看一下,看來對我的好感度已經增加了不少了。

打個車來到新鴻路的花語歌城,(為什麼來這裡?很簡單,因為這裡離「炮房」近啊),走進大廳,因為包房在2樓,順著樓梯走上去,順勢用手攙扶了她一把。皮膚不錯,蠻滑的,而且她對我的小動作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反感,我不由的微微一笑。

小包房裡的燈光不錯,藍色為主調的顏色,正是我喜歡的色彩,迷離中帶著一點點憂鬱。剛坐下,門被打開了,一位穿著制服緊身裙的「嘉什伯」小姐走了近來:「對不起打攪了,請問2位喝點什麼?」小弟弟無可救藥的昂起了頭……懶得理它。我轉頭微笑著問夏天:「可以喝酒嗎?」「可以喝一點點」夏天猶豫著說到。

她說話時那種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的神色讓我心裡一蕩。我個人認為女喝了酒以後防禦度起碼降低百分之五十,可惜我的酒量偏偏出奇的差,啤酒2瓶就翻,哎,……「麻煩你,半打」。「好的,請稍等」。

「來,為了夏天,乾杯」,我端起酒杯,目光溫柔的望向她的雙眼。她有點拘束的端起了酒杯「謝謝」眼光在和我對視了不到三秒鐘後就慌亂的躲開了,真可愛啊……我在心裡讚歎到。

「過完這個冬季,你是否一如往昔……」唱得還行,特別是高音部分,很自然。鼓掌鼓掌……「不錯不錯,你是不是騙我的啊,你肯定是學聲樂的」高帽子又不要錢,猛扣就是了。「那有啊,你也太誇張了,再說我就不敢唱了」夏天臉又紅了,呵呵,有意思,這年頭難得遇到這麼純情的妹妹了。

唱完一首陳弈迅的《明年今日》,我又陷入了沉默,每次唱這歌總會想起以前不開心的事情,沒辦法。「你剛才的樣子好憂鬱」夏天開口打破了僵局。我笑了笑:「憂鬱是我的本性,快樂是我的面具」「又開始貧了,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也不想知道我的嗎?」

「名字不過是一個人的代號,只要你記得我的樣子,何必記得我的名字」

「哎呀,又開始玩深沉了,受不了你」,她從咖啡色的小包裡摸出一包「DJ」然後繼續找打火機。

「別費勁了,根據我的觀察,女人隨身帶打火機的概率不超過百分之四十」我摸出我的打火機給她點上,順手拿了一根放進嘴裡。

「你也要抽這個嗎,呵呵,我同學說這煙男生抽了不好哦……她們說這煙有殺精的功能哦」,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把後半句話說了出來。

「是嗎?那太好了,我連買保險套的錢都可以省了」,熟練的用zippo玩了一個花樣把煙點上,優雅的吐出一個大煙圈「哈哈,真是人不要臉鬼都怕啊」奇怪,這次她居然沒臉紅了,還看著我直笑,那眼神裡面似乎有種我非常熟悉的色彩,那色彩的名字叫———-「曖昧」。

差不多了嗎,嘿嘿,不過才2瓶啤酒啊,看來這個妹妹的酒量也不怎麼樣嘛。看看時間,快12點了,唱歌也唱不動了,嗓子都啞了,頭也有點發暈了。行了,再喝我今天什麼事都別辦了,我走出去結了帳,回到包房:「我們走了,好嗎」,她點點頭站了起來,微微有一點踉蹌,很自然的,我手放在她的腰間扶著她一起走了出去,下樓梯的時候她幾乎是整個身子靠在我身體上走下去的。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牽著她的手,2個人沒有說話,默默的走在已經有點微涼的夜路上。此時無聲勝有聲?也許把:)房子在新華公園附近,走過去也就10分鐘左右的時間。進了房子,我沒有打開電燈,窗外朦朧的月光灑了進來,輕輕的抱住她的身體,她沒有說話,也默默的抱住我,身體有一點不易察覺的顫抖。

我用手指輕輕的撫摸過她的額頭,眼睛,鼻子,最後停留在嘴唇上面,她抖的更厲害了。「喜歡我嗎?」我在她的耳邊輕輕的問到,順便親了親她的耳垂,「嗯。」從她的喉嚨裡只說出了一個字,然後她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因為她的嘴唇已經被我的嘴堵住了,嘴裡有淡淡的啤酒味道和混合了DJ的淡淡的檸檬味道,我有些貪婪的把舌頭深入了進去,慢慢的,她開始配合我舌頭的運動了,我感覺我和她不至是舌頭,甚至是靈魂都糾纏在了一起,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們停止了有些瘋狂的親吻,都開始喘著粗氣,我打開了一盞藍色的小燈,拉著她進了臥室。

她忽然說到:「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倒……什麼時候了你問我這個,「現在你可以叫我老公」我保持著臉上的微笑,然後把她推倒在床上,慢慢的壓了上去一邊親吻著她光滑的脖子,一邊我的手順著她的腿摸了上來。她大腿上的皮膚特別的滑,讓我留戀不以。

在我的攻勢下面她已發了輕輕的呻吟,不理會已經向我抗議了N次的小弟弟,我依然不緊不慢的探索著她的身體,溫柔的幫她除了衣服,解開白色的胸罩,乳房不大,但比較精緻,是我喜歡的類型。將臉伏了下去,用舌頭試探的舔了舔她那小小的乳頭,她身體不由自主的一抖。原來這麼敏感啊,我心裡偷笑。我還沒有使用我的絕技呢…

用嘴巴將她的一小半乳房連著乳頭吸進嘴裡,然後用舌頭順著她的乳頭打轉,這下受到強烈刺激的她反應更大,像忽然被電擊中一樣,「啊,!!」她叫了起來,同時雙手試圖將我的嘴唇移開,但她似乎是白費力氣,我抓住了她的手,輕易的將雙手舉了起來。

舌頭更是用力的肆虐著她的乳頭,她一邊叫著一邊扭動著身體,慢慢的吸了大概2分鐘,她的身體已經軟了下來,手也不亂動的,只是按著我的頭,似乎想我更用力的舔她的乳頭。

我心裡微微一笑。撐起了身體,望向她的臉,她面容通紅,不停的喘著氣,一雙迷離的眼睛無助的看著我。我知道她已經完全的投降了,只希望我能夠溫柔的對待她就可以稍微有點粗魯的拉下她的裙子,幫她脫下靴子。

把她抱到枕頭上面,和內衣一樣,她下面穿一條白色的小內褲,有一點點透明的那種,我知道她的下面已經很濕潤了讓小弟弟憋了這麼久,也應該讓它享受一下了,。

「幫我舒服一下好嗎?」我用盡量溫柔的語氣說到「什麼?」她含糊不清的問到,。

「用嘴巴弄啊」

「啊?我不會啊」

「沒關係,很簡單的,用嘴巴含住就可以了,這樣等一下我才不會弄疼你,知道嗎」

她點點頭,順從的爬了過來。用嘴巴將我的小弟弟包裹了起來,哇…真是舒服,我沒看走眼啊,嘴巴夠大,小弟弟這下你該滿意了吧。但是……等一下!!!!!好痛啊!!!天那!你用牙齒幹嘛????我忍住痛把小弟弟從「虎口」裡解救了出來,「你以前真的沒有弄過?」

她搖搖頭,一臉無辜的看著我,「我只和以前的男朋友做過一次啊,就再也沒有過了,我真的不會啊」

好了好了,我直接進入正題好了,從錢包裡拿出保險套,給剛剛恢復了一點元氣的小弟弟穿上雨衣。…「你你……輕一點好嗎」她有些驚恐的看著我的動作「我是可以輕一點拉,但是它可能不願意哦」我扯下了她的最後一點屏障,分開了她的雙腿,小弟弟估計已經是氣紅眼了,直接衝了上去!!

「啊!!」她尖叫了一聲,「好痛啊」!!

你叫個屁啊,才進去一半都不到呢,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但是的確我感到她下面真的好緊,看來她沒有騙我,只有過一次性經歷的女人,我耐著性子慢慢的撫摸著她的身體,一邊在她的耳邊請請的說一些甜言蜜語,讓她放鬆一點,磨磨裎裎的用了將近5分鐘才完全進入了她的身體,她的身體也已經完全放鬆下來了,經驗告訴我現在已經可以放開手腳了。

放心的抽動起來,她呻吟的聲音很小,很明顯是刻意壓制住自己不叫出來,真是個害羞的女人。做了10分鐘左右的活塞運動後我感覺有點累了,小弟弟也有點要頂不住的意思了。

於是,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會,開始慢慢的抽動,同時心裡默默的數著,1.2.3.4……,這是我自創的轉移注意力的方法,在這裡拿出來就當大家分享咯J,121.122…123…124…在我快數到200的時候她終於忍不住了,低低的呻吟已經不能抵擋快感的到來了,正在我專心的「做數學題」的時候,她「啊」的叫了一聲,同時雙手忽然抱住我的脖子,一口咬在我肩膀上面。我FT!!!!!!!一把扯起她的頭髮把她的頭按到枕頭上,低頭一看,血紅的一圈牙印。媽的!!牙齒還挺健康的嘛……

緩了口氣,想了想,把她翻了個身,這樣我就安全了,放心的從她的身體後面進入,真爽啊……從後面能比較深入的進去,而且每次抽插的時候都能感覺到她那很有彈性的屁股把我的小弟弟一夾一夾的,太舒服了~!!!!!這個時候我已經忘了數那些數學題了,狠狠的一下一下的插入,在我瘋狂的進攻下。

可憐的「夏天」已經完全崩潰了,她頭髮散亂著,牙齒緊緊的咬著枕巾,一雙手別過來死死的抓著我的雙臂。嘴裡含糊不清的哼哼著什麼,我正爽的開心,也懶得管她了,又過了大概10分鐘,我感覺高潮快來了,正想歇口氣沒想到「夏天」忽然屁股左右的扭動了起來,估計她的高潮也到了,她也不再很辛苦的憋著了,大聲的叫了起來,保守估計那聲量大概90分貝!

我被她這麼一搞,小弟弟再也受不了了,高潮的快感讓人絕望的襲來,我最後用勁全身力氣抽插了幾下,低吼了一聲:「啊“““`!!!」憋了很久的精液爭先恐後的發射了出來,一股,,二股,三股……,我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女人閉上眼睛享受著這短暫的快感,終於,順利發射完畢……

伴隨著快感而來的是無盡的虛弱感,我從「夏天」身上爬起來,摘下保險套,順手扔在一邊,看看她依然處在半昏迷的狀態,也懶得理她了,下床去沖了個澡,又抽了2支煙,打開了CD,剛買的JAY的新碟子,喜歡<以父之名>……

「我們每個人都有罪,犯著不同的罪,我能決定誰對,誰又該去沉睡……」仁慈的父,我已墜入,看不見罪的國度,請原諒我的自負……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